国外处理厨余垃圾的先进经验

2017-04-28 16:20:05 admin 64

厨余垃圾是居民在生活消费过程中形成的食品废弃物,主要包括餐前食品加工时产生的残余物和餐后废弃的剩饭、剩菜。

    厨余垃圾含水率较高、有机质含量高、营养丰富,具有较高的利用价值,但也容易腐烂变质,产生渗滤液和臭气,并易于产生病毒和致病菌,造成病菌的传播,对人体健康和环境造成危害。

    厨余垃圾也是生活垃圾中的主要成分,对其进行单独收集处理是解决生活垃圾处理难题的关键。近年来,厨余垃圾的资源化、减量化、无公害化处理引起了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欧洲:厨余垃圾变为有机化肥
    欧洲各国十分重视对厨余垃圾进行回收利用,并建立了完备的收集处理制度。比如,丹麦从1987年开始鼓励对厨余垃圾回收利用,荷兰于1996年起禁止国内垃圾处理厂对厨余垃圾进行填埋处理,而改用好氧发酵对厨余垃圾进行处理。

    1999年,欧盟禁止直接填埋处置可生物降解型垃圾的垃圾填埋指令出台,并制定了一系列针对可生物降解型垃圾的政策,以鼓励通过回收、堆肥等填埋以外的方式处置生活垃圾中的厨余垃圾。这些方式随后为许多成员国逐渐采纳。

    德国采用特殊颜色的收集装置对厨余垃圾进行分类收集,从而在源头上将厨余垃圾与其他垃圾分离开来,这就为堆肥处理提供了有利条件。在爱尔兰等地,则是将厨 余垃圾和其他有机废物统一进行收集,并根据不同的特性进行分类堆肥等。将厨余垃圾通过处理变为有机化肥的做法在英国很早就付诸实践,这种变废为宝的做法很 简单,就是把厨余垃圾集中起来,堆肥发酵,最终成为有机肥料。

    美国:推广厨余垃圾粉碎处理机
    厨余垃圾是美国第二大垃圾来源,但只占生活垃圾总量的14%。这是由于美国在厨余垃圾生产量较大的单位和居民家庭厨房积极推广使用厨余垃圾粉碎处理机,将垃圾粉碎后排入下水道,然后进入污水处理厂进行再生循环处理。2009年,厨余垃圾粉碎处理器被列入国家绿色建筑标准。目前,80%的美国新建住宅中都装有食物垃圾处理器。

    但从整体上看,厨余垃圾数量仍呈逐年递增之势,美国2000年产生的厨余垃圾约为2600万吨,2010年已增至3400万吨。因此,近年来美国政府和民间也在积极推动厨余垃圾的回收利用。目前,通过蚯蚓堆肥、密封容器堆肥等厨余垃圾处理方式在美国一些州已获较多推广应用。

    日本:“生垃圾处理机”变废为宝
    为了减少厨余垃圾对环境的污染,充分利用其中的资源,日本政府积极鼓励和资助厨余垃圾处理技术的发展,目前,厨余垃圾处理机已在许多企业和社区内得到推广和应用。

    日本的“生垃圾处理机”像个电水壶,可安装在家庭厨房的水槽下方,与水槽的下水口相连。它会自动将厨余垃圾搅拌、粉碎,然后用热空气将之烘干成粉末。处理后的垃圾体积只有原来的1/7。人们只需定期将机器下方的抽屉拉出,清理粉末即可。厨余垃圾粉末再稍加加工就可以变成有机肥料。很多家庭将处理后的粉末进行简单发酵,制成肥料,为花草施肥,形成了良好的资源循环再利用。

    韩国:“从量制”收费
    据统计,自2005年以来,韩国的厨余垃圾排放量平均每年增加3%左右。由于垃圾处理设施增设难度越来越大,韩国各级政府越来越认识到,解决厨余垃圾难题只有从源头上减少排放。

    首尔市自2011年起选定8个区针对厨余垃圾试行“从量制”收费。今年将对试点中出现的问题做进一步的研究,从明年开始将在全市25个区对居民住宅普遍实施厨余垃圾“从量制”收费。

    “从量制”计费方式有3种: 一是由政府统一制作厨余垃圾袋,居民使用的垃圾袋越多则付费越多;二是在各小区设置智能厨余垃圾桶,居民在倒厨余垃圾前必须先刷卡,垃圾倒入时自动测定重 量并按重量计费;三是电子标签方式,居民使用统一规定的容器倾倒厨余垃圾,并须在容器上粘贴向政府购买的电子标签,政府在收取垃圾的同时回收电子标签。各 区政府可选择任意一种适合本地实际情况的方式来实行。

    据预测,该市实施“从量制”收费后,2014年家庭厨余垃圾总量将减少20%。

美科食品垃圾处理器:即刻取得显著效果

含水量高,热值较大,不宜焚烧,很难“对付”——这就是厨余垃圾。
 

北京从2010年起开始在全市逐步推行垃圾分类。数据显示,到2014年6月,纳入统计的2927个实行垃圾分类的小区,共产生生活垃圾20万吨,但厨余垃圾分出量不到实际产生量的10%。
 食物垃圾处理器,对很多中国家庭来说,还是陌生的概念。在美国,80%以上的新建住宅都安装了食物垃圾处理器。它栖身于厨房水槽之下。打开处理器,研磨室中的转盘开始转动;将食物垃圾倒入水槽口,处理器运行,剩饭、菜叶、瓜皮等食物垃圾就在处理器中被碾成细小颗粒,通过下水管道流出。
  2012年,国内首部以立法形式规范垃圾处理行为的地方性法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其中提出“本市鼓励净菜上市,提倡有条件的居住区、家庭安装符合标准的厨余垃圾处理装置”的倡议。同年,上海出台的《上海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设施设备配置导则(试行)》指出,鼓励“在区域排污管道具备条件的地区,新建的全装修住宅内,应配置厨余果皮粉碎机;其他具备条件的住宅,同时鼓励安装厨余果皮粉碎机”。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城市污染控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董滨教授表示,从研究结果来看,食物垃圾处理器对垃圾减量、垃圾运输和垃圾处理有“正面影响”。
根据这份调研报告,如果上海食物垃圾处理器普及率达100%,每天垃圾减量81.5%,垃圾含水率降低47%,低位热值提高12067,显著提高垃圾焚烧性能,降低填埋和焚烧的渗滤液产生,减少收集、运输、处理成本。
食物垃圾处理器也不必要大面积推广,一个城市,一个地区,可选择排水比较好的新建居民区,如果能够有10%的居民使用,同样可以取得显著的效果

政府的“厨余垃圾账”  
  厨房垃圾的分类一直是让政府头痛的事。生活垃圾中约70%以上是厨房垃圾,厨房垃圾的处理直接影响到垃圾焚烧和填埋的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由此产生的政府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的巨大投入则不言而喻。
 
  厨房垃圾真正产生的源头在每家每户的厨房,食物垃圾处理器从厨余垃圾产生的那一刻起就解决掉了,一方面给居民带来居室的清洁,另一方面居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成了厨余垃圾的分类。 
  目前食物垃圾处理器在中国的普及率尚不足0.1%。以上海为例,根据同济大学的调研结果进行估算可知,当食物垃圾处理器普及率达1%、5%、10%、100%时,日生活垃圾减少量分别为130、650、1300、13000吨,每天直接减少的垃圾焚烧厂处理费用分别为9.11万、45.13万、89.86万、277.5万元,并可一次性节省新建焚烧厂投资0.52、2.6、5.2、16亿元人民币,每天直接降低垃圾填埋场处理费用分别为1.39万、6.95万、13.9万、138.98万元。
   食物垃圾处理器促进了垃圾的前端减量,可计算出的仅是节省运输、处理和建造垃圾处理设施等环节的显性成本,实际上其还可以大大减少污染、占用土地等隐性 成本。同时,出于长远考虑,应该选择市场上品质有保障的食物垃圾处理器,但目前高品质的食物垃圾处理器的价格往往还不能被大多数人接受,这笔通过食物垃圾 处理器节省下来的钱是否能够反哺给居民从而推广食物垃圾处理器,是很现实也是很关键的一点。
  在各地政府考察实施补贴食物垃圾处理器之前,鼓励政策已先行一步。2012年实施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中提到“提倡有条件的居住区、家庭安装符合标准的厨余垃圾处理装置”;2012年出台的《上海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设施设备配置导则(试行)》中指出“在区域排污管道具备条件的地区,新建的全装修住宅内,应配置厨余果皮(湿垃圾)粉碎机”;2014年1月,厦门市政府更率先将食物垃圾处理器纳入绿色建筑新建住宅的标配中。